酒曲

【all叶】诗酒趁年华·其一

*古风all叶向瞎扯淡日常,没有什么主线剧情,想起什么写什么;

*文笔稚嫩,只望不影响大家看文的心情;

*去留随意,砖花由君,祝君看文愉快。


001.中秋

       叶修吃过午饭就在竹椅上躺下了,随手拿起本地方风物志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今年的气候有些异常,已是中秋,暑气却仍未消散,日头毒辣,只有树荫处方有些凉爽,叶修书还没翻几页已是有些困倦。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就是这个时候推门进来的,叶修听到木门发出“吱呀——”的声音,迷迷糊糊往门那边瞅了一眼,远远见着像是个熟人,也就没动弹。

     “怎么在这儿睡过去了?”喻文州坐在一旁的石椅上,拿起颗葡萄,剥了皮凑到了叶修的嘴边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没睁眼,张嘴把葡萄吞了,半天没吐籽。喻文州轻轻拍了拍叶修的脸,低声笑道:“别吧籽给吞了。”话刚说完,手里就多了两颗葡萄籽。

     “今日是中秋,夜里坊市有灯会,可想去看看?”喻文州将叶修抱起来,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 “文州想去?”叶修方睁开眼打量着喻文州。

     “倒也不是,只是你待在屋里不出门已有月余,有这个机会就想着一起出去走走。”喻文州说着,手落在叶修肩上不轻不重的捏着。

     “是很久没出门了,今晚去看看那灯会也无妨。”叶修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新帝继位,天下颇有些风调雨顺,比起前朝满是个盛世太平的开始,扬州又自来是个繁华地方,今年的灯会较以往更是热闹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早就备好了游船,用过晚膳后,拉着叶修直接上了船。

       小船在河上飘荡着,船舱里,叶修自饮自酌,喻文州在一旁含笑看着他。

     “文州,弹首曲子吧。”叶修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点头,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了琴,不一会儿,悠扬的琴声就飘荡在小船四周。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极为擅琴,但常人却是难得有这个运气能够听到。

       兴之所至,直接走到书桌前,挥毫洒墨,自是一派风流意气。

       一曲终了,喻文州走到叶修身边,叶修正画下最后一笔。纸上是灯影里抚琴的书生,眉目如玉,像极了喻文州。

     “这画...可好看?”叶修放下笔,笑着问。

     “你画的,自是好看。”喻文州扶着站得有写歪歪扭扭的叶修。

     “我倒觉得这画不成,没形没意,不足你千分之一。”叶修轻笑。

     “叶修,你醉了。”喻文州抱住他。

     “中秋,可不就得一醉,我当然是醉了。”叶修说着,吻上了喻文州的唇。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   一吻结束,喻文州抚了抚叶修的长发,在他耳边道:“明年中秋,再来游船吧。”

 

002.剑影

       天色刚明,黄少天已在院子里舞起了剑,叶修就披着外衣靠在门边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黄少天的剑是冷冽的,剑锋冰冷,每一剑都仿佛带起寒霜。端看黄少天这个人,是决计看不出他是这样的剑客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很喜欢黄少天的剑,就像他很喜欢喻文州的琴一样。当年清泉山庄初见,黄少天便在琴声中卷起了刀光剑影,琴声终了,院子里独余叶修坐在角落,赞叹地看着黄少天。黄少天朝叶修看了过去,叶修抬手虚敬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一个呼吸之间,黄少天站在了叶修面前,他好奇的看着仍旧喝着酒的叶修,好一会儿没说话。叶修反倒递给黄少天一壶酒,说道:“用这壶三十年的清酒洗你的剑,方不算辱没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黄少天饶有兴致的看着叶修说:“院子里的人都被我杀了,你不怕我把你也杀了?”

     “蓝雨阁做生意,一向是有多少银子做多少买卖,又没人买在下的命,自是不怕你会杀我。”叶修说。

     “知道蓝雨阁今天会在清泉山庄杀人,你还来赴宴?万一我杀得兴起,你可就没命了。”黄少天将洗好的剑收回了剑鞘,在叶修面前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 “那又如何?临死前能看见这样天下无双的剑影,也是值得了。”叶修丝毫不在意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黄少天闻言愣了一会儿,才哈哈大笑着说道:“你很对我胃口啊,我喜欢你,你叫什么名字?家住哪里呀?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 “叶修。”

     “咦?你就是叶修?那个‘只看美人,只画美景,只吃美食’的叶修?”黄少天追问道,“你跟传说中可不一样,传说中你是个瞎子,还断了只手,爱吃美食所以膀大腰圈虎背熊腰。”

     “除了美人,其他人均不在我眼中,与瞎子也无甚区别。至于手,好运气遇到了个庸医,好歹治了三年,尚且能用;至于‘膀大腰圆’这种说辞我也不知从何而来了。”叶修对坊间传闻颇有些不屑。

     “这么说,我的相貌果然很是不错。”黄少天咂摸了下,得出结论。

     “非也,若论相貌,只能算尚可,但是君之剑,实乃绝代,当世第一。”叶修边摇头边说,“我看到的是你的剑,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可真是个怪人,虽然我之相貌在世间已属上乘,但我的剑的确超出我相貌许多。”黄少天嗜剑如命,见叶修如此喜爱他的剑只觉得欣喜。

     “旁人都说你脾性不好,张口就像是淬毒的刀子,刺人得很,我倒觉得你是个好人,说话好听,我黄少天在此认了你这个朋友,以后绝不接有关于你的玉令。今日我还要回去复命,就先告辞了。”说完黄少天抱拳,转身翩然离去。

     “叶修,你怎么也醒了?怎么不多休息一下?”黄少天收剑才看到叶修站在门边。

     “早就醒了,想看你的剑,就出来看了。”叶修笑着说。

     “早知道你在,我就该使那套‘惊鸿’给你看,我记得你最喜欢看那个。”黄少天懊恼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说:“‘惊鸿’虽好,可不适合一大早就看,‘朝雾’挺应景的,我已是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黄少天把剑放到石桌上,走过来拉过叶修,左手微微使力,替叶修揉着腰,坏笑着问道:“昨晚可累得慌吧?最后你可是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黄少侠龙精虎猛,内力深厚,我一介布衣书生自然是比不了,还望少侠下次怜惜在下,别再那么使劲了。”叶修回道。

     “当年初见,你说你只看到了我的剑,我却是不入你眼的。时隔多年,现在你眼中可有我?”黄少天问。

       过了好久,黄少天才听到叶修的声音:“去年清明,临安一别后,我便画了幅《侠客行》,这次你离开,就把它带走吧。”




评论(1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