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曲

【all叶】在后宫世界里寻找真爱是否弄错了什么(一)

*一篇随便开的脑洞,没什么特别的意义;

*去留随君,祝看文愉快;


01.一马不配两鞍,一脚难踏两船。

“咔哒——”叶修从床上坐起来,四周环视了一圈,然后面无表情点上了烟。


第一支烟抽完的时候,喻文州醒了过来,眯起眼睛打量了叶修好一会儿,起身去了洗漱间。


第二支烟还没来得及点上,王杰希就伸出手拿走了叶修手上的烟扔到了垃圾桶里,看了眼洗漱间,在屋子里找了根椅子坐了下来。


叶修又从烟盒里挑出一支烟,没再点烟,只是叼在嘴里,看着醒过来的黄少天挑了挑眉。黄少天张了张嘴,刚想要说些什么,喻文州就从洗漱间走了出来,他看了下喻文州又看了看王杰希,闭上了嘴,坐在了地毯上。


王杰希和喻文州错身而过进了洗漱间,喻文州拉开了窗帘,屋子里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,突如其来的光晃醒了周泽楷。周泽楷刚从混沌变得清醒,就冲着叶修扬起了一个微笑,在朝阳的映射下实在是耀眼得有些过分。


一旁同样睡醒了的方锐看到周泽楷这个笑容,好像被闪瞎了眼一样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半张脸,摇了摇头。


最后醒来的是孙翔,等他醒来的时候,整个房间已成鼎立之势,每个人都找了个地方坐着,表情虽各不相同,但却都不约而同看着同一个人,位于众人视线中心的叶修却仿佛没有看见周围的目光,叼着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
孙翔一脸懵逼的挠了下头,满脸问号的走进了洗漱间,三分钟后,“战国七雄”终于平分天下。


“都想明白了吗?”一早上的死寂终于被叶修打破,“说说吧,哥几个打算怎么着?”


“叶修叶修叶修,你这话说得也太不要脸了吧!这能是我们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吗?明明主动权都在你手上,我倒想问你想让我们怎么着呢啊!”黄少天第一个开口,一开口就是一串连珠炮。


“就是!队长你可不能把事情全赖我们头上啊,不娶何撩明白吗?”方锐睁大了他那双真诚的眼睛,“队长,看着我的大眼睛,告诉我,您心里有谱了吗?”


“叶修,成不成一句话。”孙翔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的,好似和叶修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样。


瞧着王杰希没有开口的意思,周泽楷又是个惯常没话的,喻文州才最后说道:“叶神想好怎么处置我们了吗?”


叶修沉默了好一会儿,突然笑了起来:“三天前,少天第一个来找我,带着钻戒,一上来就求婚。紧接着孙翔也来了,也是来求婚的。然后是文州,老王,老方,小周,三天内都来了,无一例外,全部是来向我求婚的。”


“你们都声称和我是情侣关系,少天还拉着我bala了一通我和他的相爱过程,我听得都快信了。”叶修取下了叼了很久的烟扔到一边,叹了口气接着说,“这三天来我跟你们每一个人都说过,我对和你们是情侣这件事情一无所知,没有任何印象。”


“而且我一个人想也不可能同时和你们六个人谈恋爱,昨晚大家互通有无之后更是确定了这一点。”叶修顿了顿继续说,“在你们每个人的故事里,我和你们都是保持着独一无二的情侣关系,并没有第三人存在。所以,你们告诉我,我要怎么才能不把这一切当做是你们合起伙来耍我?”


“虽然我对除了荣耀以外的事情都不是很在意,常年熬夜打游戏身体的确比不得健美先生,但我很确定我没有发生过车祸或者患过什么重大疾病,所以不存在我失忆这种可能。所以我要如何相信我和你们是相爱的?”叶修又笑了笑,“况且,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居然是个基佬?”


“我们还没那么闲联手来骗你。”王杰希听完叶修的长篇大论之后说,“用这种事情骗你并没有任何好处。”


“所以,你们有谁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吗?能给我让人信服的解释吗?”叶修摊了摊手。


“或许,叶神有没有想过平行世界的可能性?”喻文州沉默了很久才突发惊人之语。


“哦?这倒是个新奇的想法,你继续说说看。”叶修看向了喻文州。


“我们都和平行世界的你相爱,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或许是穿越,或许是什么别的原因,我们所有人都来到了这个你没有和我们任何人相爱的世界。这样一来,你没有相关记忆也就能说得通了。”喻文州不慌不忙解释着。


“你这个想法倒是挺逻辑自洽的,可是你并没有证据证明。”叶修皱着眉想了一会儿才说,“姑且算是这么一回事吧,你们目前想在我这儿求个结果是求不到的。先撤了,容后再议吧。我觉得你们可以回家看看有什么和记忆里不同的地方,说不定还能找到些什么线索。”


其他几个人互相看了看,也觉得现阶段只能这样了,准备收拾收拾,各回各家各找各妈。


叶修收拾好自己出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人模人样的六个人,手里都或多或少提着自己的行李。叶修看了看他们,突然说:“其实从某种角度上来说,你们说的话都有一定的可信度,毕竟你们都是直接找上门的。”


周泽楷第一个走上前来伸出手抱住了叶修:“前辈,会找到真相。”然后将钻戒盒子递给了叶修,眼神中带着祈求,叶修不知道怎么忽然心下一软,收下了那个小盒子,周泽楷见叶修收下了戒指,轻声说了句‘再见’,率先离开了叶修的公寓。


“我靠!周泽楷你好狡猾!叶修叶修叶修你可不能忘了我是第一个来找你的!等我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立刻回来找你,这期间你可不能答应他们几个啊,尤其是王杰希,他也在北京,你可能不要被他迷惑啊!你一定要等着我啊!我一定会第一个回来找你的!还有还有!你都收下周泽楷的戒指了!我的戒指你也一定要收下不然你就是厚此薄彼!”黄少天嘴上说着些不着调的话,眼睛却沉沉的看着叶修,趁其不备,飞快的亲了叶修一下,不等叶修说话,风一般地开门飞奔而出。


孙翔狠狠的盯着叶修,什么也没说,将手中的盒子扔到了叶修怀中,拿起行李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
“注意身体健康,早睡早起,不要总叫外卖,随时可以找我。”王杰希边说着边把一个盒子放到了茶几上,冲着叶修扬了扬手机,“等你电话。”说罢,也离开了。


喻文州笑着抱了抱叶修,轻声在叶修耳边说了句:“叶修,再会。”叶修有一瞬间的愣神,回过神来的时候,公寓里只剩下了方锐。


“方锐大大怎么还在?想让我送你?”叶修把玩着手里的几个盒子说着。


“哪能让队长送啊,我这就走这就走!”方锐脸上笑嘻嘻的,走到门口才头也不回的说,“老叶!我给你叫了X记的早餐你一会儿记得吃啊!我还留了个惊喜在玄关记得看啊!”


“快走吧你!”叶修走到玄关,拿起了那个盒子,叹了口气。


六个人都离开了,叶修才觉得心下松了口气,回到卧室准备再睡会儿,却看到一个白色的盒子静静的躺在床头柜上。

 


当天,黄少天喻文州飞机失事;第二天,孙翔为救一位被家暴孕妇,被家暴男误伤,送入医院后抢救无效;第三天,方锐出门遇连环车祸;第四天,周泽楷和朋友登山失踪;最后,王杰希无故失踪。


叶修看着床头柜上的六枚钻戒,三天三夜没合眼,最终晕倒在家。

 


“病毒已清理,系统修复成功,正在重启。滴——系统529号为您服务。”一个毫无起伏的声音在叶修脑海里响起。


“是谁?”叶修下意识的回道。


“我是529呀!”这回的声音变得活泼起来,“叶叶你不记得我啦?”


“你...是谁?”叶修茫然道。


“哦我忘了,因为病毒,叶叶你有些记忆被封闭了,你等会啊,我把记忆权限打开。”529欢快的说着。


头痛欲裂,一幅幅画面从叶修大脑深处翻涌而上,像浪花一样一浪高过一浪,那些碎片式的画面开始自行重组,最终变成了结连接上了叶修的记忆链,所有的一切在叶修的脑海里变得清晰起来。


叶修闭着眼躺在地上,回忆着脑海里重新出现的一幕幕,一滴泪从脸庞划过,滴落在了地毯上,悄无声息。


“529,你回来得可真晚,一个病毒都要花你那么长时间,真是个废物点心。”叶修开口骂道,嘴角却带着笑,“你能回来,真是...太好了。”


“o(╥﹏╥)o,叶叶我错了,不要骂我了。”529哭戚戚的说,“叶叶,这次你又失败了啊,都说不能脚踏两条船,叶叶你这都脚踏六条船了!肯定会失败啊!”


“废话可真多啊你,准备重来吧。”叶修坐了起来。


评论(1)

热度(75)